资源整合与融合创新

作者: admin 2016-09-20 09:03 来源:东莞经济 创新 "飞地经济"

东莞在借鉴珠三角兄弟城市飞地经济发展经验的同时,更需积极探索飞地经济与总部经济结合的新形式。

东莞经济网讯?当前,在珠三角,乃至全国、全世界,“飞地”正在成为一种日益普遍的现象,并因地、因业制宜地形成不同的合作及运作形式。这种融合了政府、园区、企业三个层面的多边合作模式,在使地方政府和企业获得收益的同时,也增强了区域合作和产业投资的韧性与灵活度。


广东省社科院教授丁力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飞地经济模式是广东为转型升级探索出的一条新路,落后地区的地方政府将管理权限委托给发达地区,其成绩与经验可为全国提供借鉴与示范作用。”据笔者了解,珠三角地区典型的经济飞地有深汕特别合作区、顺德(英德)产业园、石龙(始兴)产业转移工业园、莞韶产业园等。


在丁力看来,东莞在借鉴珠三角兄弟城市飞地经济发展经验的同时,更需积极探索飞地经济与总部经济结合的新形式。在发展飞地经济的过程中,也必须和循环经济、低碳经济、新能源经济等绿色发展模式结合起来。


飞地经济的四重战略意义


飞地经济是指两个互相独立、经济发展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区打破原有行政区划限制,通过跨空间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,实现两地资源互补、经济协调发展的一种区域经济合作模式。飞地经济模式不是计划经济模式下行政主导的所谓“资源和产业整合”,而是市场经济要素资源优化布局下的产业投资联姻。


“飞地”是一种人文地理概念,意指在某个行政区域内有一块主权属于他方的领土。“飞地经济这些年比较火,但也存在不少问题,特别是跨省飞地合作怎么开展,还需要进一步探索。”丁力表示,地区之间进行产业飞地合作一定要注意符合市场经济规律,两地政府也要做好大量对彼此产业情况、土地情况的前期调研。另外,有专家表示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还是有其独特的战略意义。


有利于拓展发展空间,突破土地资源约束。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,土地已经成为经济建设中最为紧缺的资源之一。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,用地矛盾十分尖锐,经济实力的优势无法充分释放,拓展发展空间成为亟待解决的题。“飞地经济”发展模式打破了区域扩张的传统方式,为经济发达地区提供了极为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
有利于产业集约发展,提高土地利用效率。发展飞地经济,可以加快调整区域经济结构和布局,最大限度地凸显产业的聚集功能和集约效益。同时通过共享优越的区位条件、完善的基础设施和一流的服务环境,有效地克服工业区散、小、多的问题,促进土地合理规划、高效利用,提高单位土地上的产出效益。


有利于“飞入地”经济发展,促进产业优化升级。发展飞地经济,飞入地可以逐渐集聚各种品牌、资金、人才、管理、技术等资源,促进工业基础配套设施和管理水平不断优化升级,并逐步形成“增长极”,产生极大的辐射、扩散和示范作用,带动当地产业结构的优化。


有利于统筹城乡发展,促进生态环境保护。工业集中到一定区域发展,有利于解决城区就业,吸纳农村人口,带动第三产业快速发展。同时企业集中在园区后,有利于集中治理污染,扩大治污效益,搞好节能减排,有效利用废热、废气、废水、废渣,促进园区内循环经济发展。


创新资源利用方式


那么,飞地经济对于东莞有何意义?东莞应如何发展飞地经济?有学者认为,区位、交通物流、民间资本是东莞的三大优势。东莞需要通过金融创新和资本运作,整合其他地区的廉价资源支撑东莞的长远发展。


比如,成立产业基金,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购买优质的环境资源,种植有机瓜果蔬菜、养殖鸡鸭鱼等,优先向东莞人提供优质的食品。在这方面,东莞已经走在了前面。


同佳有机农业公司是东莞本土一家现代农业公司,租用了河源市灯塔盆地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的优质土地,发展有机农业。该基地在自然条件、区域位置等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自然条件优越,区位条件极佳,是广东粮食主产区和珠三角农产品供应、出口基地,有效地保障了食品的安全和质量。


同时,东莞应以生态建筑为核心,以水污染处理、大气治理、土壤治理为主线,解决城市宜居问题和可持续发展问题,发展新兴战略型产业,然后将成熟的技术和体系对外输出,形成东莞的生态品牌。


新兴产业是以重大技术突破和重大发展需求为基础,对东莞的经济社会全局和长远发展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,知识技术密集、物质资源消耗少、成长潜力大、综合效益好的产业。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,有利于加快东莞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,有利于提升东莞的产业层次,推动东莞传统产业的升级。


有学者指出,东莞需通过资本运作,建立类似城市发展基金的产业发展资金,引进技术和人才,改善城市的发展结构,提升技术研发实力,发展“飞地经济”,进而形成总部经济,实现融合创新。东莞总部经济一旦形成,就可以给当地区域经济发展带来诸多外溢效应,比如税收供应效应、产业聚集效应、、就业乘数效应、资本放大效应等明显的外溢效应。


东莞,尤其是松山湖,发展总部经济的优势很明显。在笔者看来,松山湖区域拥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和科研教育资源,园区企业总部能以较低的成本进行知识密集性价值活动的创造。


众所周知,松山湖作为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,汇聚了东莞最顶尖的教育资源,如东莞理工学院、广东医科大学,以及多家世界500强企业的科研团队,如华为。另外,松山湖拥有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和良好的交通运输网络设施。


当然,跟随“一带一路”延伸的步伐,未来东莞的总部经济不仅仅停留在松山湖,传统产业通过转移和对外延伸可以继续保持优势,总部经济也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要素支撑。


飞地经济的实践与探索


从飞地经济的实践来看,江苏常州是先行者,早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先后与三峡库区、陕西安康等地区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,探索发展飞地经济。国内其他地区对飞地经济的探索多在2000年之后,经过近10 年左右的发展,形成了不同的发展模式。


纵观“飞地经济”发展历程,其发展模式可以分为产业转移飞地经济模式、区域合作飞地经济模式、移民工业飞地经济模式、特色产业飞地经济模式和区位调整飞地经济模式等,其中产业转移飞地经济模式是目前我国飞地经济的主要模式,具有代表性有佛山与江门的产业转移模式,佛山将江门作为工业“飞地”,把产业项目和资金有计划地转移到江门,通过税收共享,逐步实现经济一体化合作。


不同区域应该根据自身发展水平和资源禀赋等具体情况,采取不同的“飞地经济”模式,沿海开放城市可以采取统筹发展模式,在建成“飞地”载体——工业转移园区的基础上,通过政策设计引导推动飞地经济发展。如珠三角地区,通过“工业飞地”方式向山区和东、西两翼推进产业转移,扶持欠发达地区,如东莞石龙(始兴)产业转移工业园,该产业转移工业园于2005年12月被省政府认定为广东省首批产业转移工业园。


东莞石龙镇是“国家电子信息产业生产基地”,土地资源十分紧缺,10.38平方公里的“弹丸之地”拥有上千家企业。韶关始兴县拥有丰富的土地资源、水电资源和劳动力资源等,发展空间大,对产业和项目的限制要求低,但由于缺乏关键性的生产要素,如资金、人才和管理经验,招商引资有一定难度。


为此,石龙镇在始兴县开发工业区建立起“东莞石龙(始兴)产业园”,并专门成立开发公司及开发管委会,专门负责产业园的规划和管理。基地产生税收的地方留成部分由石龙和始兴按5:5进行税收分成,其他经济指标原则上也按此比例进行统计。


东莞石龙(始兴)产业转移工业园逐渐形成了以新材料、机电和竹木精深加工为主导的产业格局。目前已有43家企业落户该园区,总投资额达56.03亿元,基础设施配套完善,成为承接珠三角地区产业梯度转移的重要基地。2014年,产业转移园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6.21亿元,完成工业增加值90391万元,同比增长36.1%,实现税收1.77亿元,同比增长42.4%。


未来,东莞主导发展的飞地经济模式,不仅要在广东省内或者国内全面落地,更重要的是,要顺应全球产业转型的潮流,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布局,进而实现全球资源优化配置,用全球的资源支撑东莞的可持续发展,带动东莞总部经济的崛起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微信公众号:“东莞经济”dg136688





0
0

条评论

0/300
发布

最新评论

加载更多